从《开端》到《天才基本法》《我的反派男友》甜宠剧先扛起了高概念的大旗?

原标题:从《开端》到《天才基本法》《我的反派男友》,甜宠剧先扛起了高概念的大旗?

搜狐娱乐专稿(山今/文)年初《开端》引爆的高概念,率先在甜宠剧领域开了花。

《我的反派男友》《乌云遇皎月》《我的秘密室友》,最近接连三部现偶剧,不约而同加入了奇幻的高概念元素。

时间往前推,口碑热度兼具的高概念剧集还有《变成你的那一天》《一闪一闪亮星星》《天才基本法》。

设定新奇的高概念网剧正在成为市场新宠?事实上,高概念和甜宠剧的结合,反而是资本追求安全、稳定、趋利避害的结果。

事实上,“高概念”这个名词就是由好莱坞发明。在诞生之初,它并非影视作品的类型,而是一种营销技巧——用一句话推销你的故事。

高概念作品依靠简洁有力、通俗易懂、夸张大胆的前提设定推动叙事,更方便进行“一句话推销”。

你被困在了一辆装有炸弹、能时间循环的公交车上,这是《开端》;你笔下的古代反派从书里穿越来了你的生活,这是《我的反派男友》。

《我的反派男友》《乌云遇皎月》和《炽道》,最近播出的这三部现代偶像剧中,《我的反派男友》的豆瓣想看人数最多。

同为高概念设定的《乌云遇皎月》,豆瓣开分最晚,看过、想看人数也在三部剧中垫底。

这其中固然有选角适配度、宣传力度、剧本质量的原因,但不可忽视的是,《乌云遇皎月》的高概念设定也比较宽泛、复杂、常见。

男女主角一见钟情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记忆缺失,男主角的亲人也被杀害,和女主角重逢后,两人为了查出真相,每隔半个月就穿越一次时空。

此类高概念设定不如《我的反派男友》那么简单、清晰、有新意,难免在热度方面落了下风。

写过《继承者们》《鬼怪》《太阳的后裔》等爆款的编剧金恩淑曾在采访中说,“对观众而言,只能接受5%的创新。”

《秘密花园》是男女主灵魂互换,《太阳的后裔》主角变成了军官和军医,《鬼怪》加入奇幻元素,拥有不死之身的“鬼怪”和一个“命中注定要死”的少女相爱。

国剧市场的甜宠剧太多,同质化太严重,而一个有趣的高概念设定能很好地提供新鲜感,做出差异化。

就像《我的反派男友》并没有脱离古早偶像剧的套路,它讲述的仍然是善良、乐观、元气的女主角,遇见帅气、毒舌、不差钱的男主角,两人相爱、互相救赎。

但将男主角的背景设定成女主笔下的大反派,从古代穿越而来,给这个套路的故事增添了5%的新意。

高概念在甜宠领域的兴起,大概只能算甜宠剧的“自我进化”,而非高概念的流行。

因为《开端》之后未出现第二部以悬疑为主的高概念热播剧;也因为甜宠剧里的高概念,基本以穿越、平行世界、互换身体等常见元素为主,且概念设定只是包装,并不成为故事的核心。

编剧穆念霄告诉搜狐娱乐,她在两年前曾经写过一部高概念短剧,“人生可以做出无数个选择,在不同选择之间,无数个平行时空也会彼此影响。”

“制片人说我想做个高概念,但当你提出了一个高概念,他们又说要不咱们简单点,或者总说咱们先拍一两部更稳妥的项目。他们承认这是个好东西,但只有市场已经完全证明这个东西可以挣钱,他们才会投资。”编剧刺猬也曾在创作高概念剧本时受挫。

对于投资方来说,一个《开端》的爆是远远不够的,他们需要更多的爆款示范。安全、保险、确定性,成为开发项目的重要参考指标。

穆念霄说她周围写高概念剧本的朋友并不多,大家都想写,但近期接到的剧本需求仍然以甜宠、古风为主,“庶女当家这种故事的需求反而会多一些。”

在甜宠剧里加入高概念设定,是最容易被通过的,因为甜宠剧是有市场的,而高概念能为甜宠剧增添新的可能性。

投资方追求安全的另一法宝是IP改编,改编一个在其他领域已经成功的作品,有受众基础,有观众认知度。

但高概念网文的大尺度,也让影视改编变得十分困难。曾写过无限流网文的作者莺莺告诉搜狐娱乐,无限流题材常常涉及灵异、恐怖、宗教、神话等元素。

《全球高考》是晋江目前收藏量第一的无限流小说,已卖出影视改编权。恐怖片爱好者麦麦表示,她看完《全球高考》已经两个月,但想到剧情仍然觉得害怕,“是那种细思极恐,还有很强代入感的恐怖。”

前不久,网传热门无限流网文《死亡万花筒》即将开机,并改名为《灵境》。但很多书粉并不看好这次影视化,双男主加上悬疑恐怖元素,“这剧情不魔改没法拍吧”。

以平行时空、穿越为主的生活流,投资可控,比如甜宠剧;但涉及到科幻、灾难的高概念设定,对投资要求较高。

无限流网文的流行元素更新得十分快,莺莺说最近一两年开始流行末日、直播、穿越进经典恐怖电影,“有一种直播无限流,属于行星地球之间的直播,直播给其他星球的人看,算未来题材了。”

《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》,晋江目前作品收藏量第五的无限流网文,2021年4月开始连载

刺猬告诉搜狐娱乐,“哪怕不请大牌演员,投资方也会预估这类项目得上亿。他们更希望以小博大,几百万拍个短剧,能赚钱是最好的。”

时间循环类的高概念,曾被观众认为物美价廉,因为涉及的场景少,在一辆车上循环,在同一天里循环,《开端》《源代码》《土拨鼠之日》皆如此。

此类高概念放在90分钟电影里成立,但对于剧集来说,15集、24集都在一个场景中,观众会审美疲劳,所以需要加入更多冲击性镜头,循环的场景需要变化,成本也会相应增加。

“像《三体》这种科幻片,从买版权、落地改编到成片,再到上映许可,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。”制片人乔乔说投资方也会担心尺度问题,“涉及穿越的要控制,涉及伦理问题也没办法过。”

为了更快通过审核,高概念也有相应的安全区,“向未来写,把设定放到2050年,而不是回到过去。电子空间、游戏空间和现实相结合可以,但未来世界涉及的投资又会更多。”

刺猬坦诚,我们编剧的水平还无法轻松驾驭高概念。他在创作高概念剧本时,也曾遇到过困难,“坑越挖越大,最后发现自己没办法很好地把时间循环和悬疑元素结合在一起。”

乔乔很喜欢诺兰,一直想拍诺兰擅长的那种悬疑片,但后来发现落地实施十分困难,“我们学了一个开头、设定,但接着往下写时,继续推进故事都是很大的挑战。”

“在进行编剧学习的时候,老师首先教我们画框架。我们习惯了框架式写作,习惯了先想尺度行不行,习惯了先想制片人能不能接受,有时候思维已经被限制了。”

“他们只想做简单的、安全的,而不是真的去探讨高概念能不能落地。风口不在这两年,也有这两年大环境不是特别好的原因,大家不太敢冒险,投资人也不太敢冒险。可能还得过段时间,大家才会愿意往这个方向行进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