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云南高考成绩统计与分析曲靖昭通亮眼玉溪垮塌大理落寞

注意到,曲靖的成绩非常亮眼,基本和昆明打成平手,这是曲靖高考的常态。昭通今年异常亮眼,以12人稳稳占据第三名。临沧保山红河保持稳定水平。而玉溪和大理彻底考砸,据说玉溪一中没有一人考入全省前100名。德宏州2020年考得相当好,德宏州文理前五十是7人,成绩的稳定性不够。

可以看出明清云南科举考试最厉害的就是三个地方:昆明、滇南(玉溪+红河建水石屏)、大理。曲靖被远远甩在后面,甚至还赶不上楚雄和丽江。而现在完全逆转了过来,什么原因?在于明清之际,曲靖处于出滇入滇的军事重镇上,经常性的被战争摧残,而大理和滇南土地肥沃,水源充足,又远离战争,经济发达,因此人才辈出。贵昆铁路修建后,曲靖经济高速发展,教育也就兴旺起来。不过,玉溪的人均GDP超越成都,位居西南地区第一,但教育为何垮塌,实在难以理解。

昆明的教育,说实在话,让人失望,昆明和成都、重庆、长沙、西安这些城市相比,差距都是非常大的,处于全国省会城市中下水平。教育不行,经济也不行,经济增速已经全省垫底,领导都多次喊话了。昆明如果真拿出曲靖办教育,搞经济那种劲来,何愁搞不上去呢,昆明就是缺口气,缺点雄心壮志,温吞吞的。我也是个新昆明人,真心希望昆明把经济和教育都搞起来。云大附中星耀学校,今年没有前50的,引发网友一片热议,要知道,星耀的中考录取分数线仅次于云师大附中。昆明下面的县城中学(除安宁中学)完全缺乏存在感,教育不均衡指数位居全省前列。

曲靖的教育是云南的典范。市区的中学非常好,下面县城的中学也非常优秀,网上说寒门难出贵子,在曲靖每年都在上演寒门出贵子,会泽这种贫困县,近六七年就有上百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,宣威籍清华学生林万东,就真的是大山区里的农村娃。我发现,曲靖教育有两种模式,一种是曲靖市区里小而精的办学模式,一种是县城里的大而普惠的办学模式。前者像曲靖一中、曲靖二中、曲靖民中,招生数量少,严格控制录取线,因此一本率相当高,这种学校的管理也更加宽松一些,更接近于素质教育。而后一种模式像茚旺高中、东陆高中、宣威六中,招生规模都很大,军事化管理,尖子生多,但一本率偏低。

曲靖教育还有一个很大的亮点,就是中学的大学化,北上广中学大学化已经成为常态,最典型的就是深圳中学老师清一色清华北大博士,校园生活丰富多彩,曲靖的中学其实也开始大学化,像曲靖一中新建的校区,其软硬件设施都是按照大学标准来打造的,曲一中清源学校的校区有大学样子,师资力量也在大学化,其中北师大毕业的老师就有十人,这个师资力量放到全省各地州都是顶尖的。清源招聘顶尖老师,绝对是曲靖教育升级的一大信号,它可以带动曲靖各中学聘请国内顶尖大学生来当老师。

昭通的教育稳定在全省中上水平,和大理、红河州同属一个层次。但今年爆发了一下,超常发挥。云天化中学去年前五十只有1人,今年达到5人,创造了该校有史以来最高纪录,而且我们注意到,它的600分人数163人,前五十名就干到五人,这个比例简直是破天荒的,这里面肯定大有原因。师附镇雄中学没办学几年,就以惊人的速度进入全省前十,也是破天荒了。昭通一中保持稳定水平。昭通的教育均衡水平总体可以,市区有昭通一中,镇雄县有师附镇雄中学,水富县有云天化中学。而且我们注意到,三所学校的一本率都在80%以上,作为县城的中学达到这个一本率非常困难。曲靖县城都没有任何一所中学可以达到这个一本率。

红河州教育是近年云南省的大黑马。亮点非常多。最大亮点我认为是建水实验中学,看一下它的招生规模,4700人,这个招生规模创造全省纪录,放到全国这个规模也是超级巨大的。2014年才建校,仅仅用了8年时间,600分以上人数就位居全省前五名,尖子生同样名列全省第十一位,更值得一提的是它的一本率达到45%,比会泽的茚旺高中还要高。这么大的规模,创造45%的一本率非常不容易。我从该校一位老师那里了解到,2000人的一本学生中,本来有1600人是上不了一本的,建水实验硬生生让他们上了一本,家长非常满意这个转化率。建水实验在我看来是创造了新的教育模式,他把衡水的军事化管理和毛坦厂的规模化办学结合了起来,成为了云南教育界的新物种、巨无霸。对比一下建水一中,今年建水实验已经远远把建水一中甩在后面。红河州一中保持稳定水平,这所学校也是近年云南教育界新秀。总体我认为红河州开创了新的高中教育模式。红河州已经把玉溪、文山、普洱等周边地区的学生都吸引了过来。

大理近年尖子生领域遭遇滑铁卢,但600分以上人数依然处于全省中上水平。所以说大理教育衰落为时尚早,总体上大理教育水平非常稳定。可以看到,大理市区的顶尖学校招生规模很小,在600人左右,比起师大附中、曲一中都要小,是不是可以适当扩大一下招生规模呢?毕竟办学规模太小,在全省竞争中还是很被动的。大理的祥云是一个教育重镇,但其他县城却要差很多。教育同样非常不均衡。

保山是云南汉化非常早的地区,而腾冲更是人文荟萃,李根源、艾思奇就是腾冲人。腾冲可以称得上是边疆教育高地。不管是600分以上人数,还是尖子生人数都是超越了保山市区,让保山市区很没面子。当然很多人肯定要说腾冲的边疆考生都加分20分,确实20分对于尖子生来说是非常多的分了,但这么多的边疆县城,为何就腾冲考得好呢?

临沧,云南教育不可忽视的地方,临沧一中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临沧教育。这个边疆中学仅仅用了十多年时间,就从默默无闻的边疆中学一跃成为全省第三的中学,而且牢牢坐稳了云南第三的位置,这是一个教育奇迹。连过去根本看不上临沧教育的大理人,现在也得敬佩三分。整个滇西教育,临沧一中绝对是最大亮点。

玉溪的教育全面衰落,今年玉溪一中没有一人考入前五十,前一百。有玉溪人戏称“玉溪人抽烟抽晕了” 。玉溪是云南最富裕的地区(超过昆明),我去过通海小城,那里人的富裕是曲靖根本无法比的,历史上也是人才辈出,聂耳、褚时健都是玉溪人,古代的通海一城的进士数量都可以超过曲靖全市,20年前的玉溪一中可以和师大附中和曲一中平起平坐,为何今天衰落成这种样子?这背后一定有原因的。张桂梅一手创办的华坪女子高中考的相当不错,159人参加高考,600分以上17人,一本以上70人,理科最高651分,文科最高619分,学生都是最普通的贫困欲退学的生源,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,祝贺张桂梅老师。

对2022年云南高考情况做一个总结。昆明曲靖依然保持稳定水平,远远超越其他州市,曲靖开启地州中学大学化进程,昭通今年超常发挥,红河州开创教育新模式,大理显得有些落寞,保山、临沧保持稳定水平,玉溪全面垮塌,其他地州跟随。

第一大亮点。以曲一中、曲一中清源学校为代表的学校开启地州中学大学化进程。这个大学化进程包括两个部分,一个是学校的硬件设施大学化,曲一中的新校区基本是按照大学的规格来建设的,有艺术馆、运动馆,而曲一中的老校区建立了爨碑博物馆,前不久李总理来曲靖就专门去爨碑博物馆参观了这块国宝级碑刻。清源学校的校区我去参观过,图书馆,开放式阶梯教室完全就是大学的规格。另一个就是软件设施,曲一中紧紧围绕爨碑加强学校的文化品牌建设,同时曲一中、清源学校聘请越来越多国内顶尖大学的高学历老师任教,清源就有10位老师毕业于北师大,这会给中学教育带来脱胎换骨的变化。中学就像大学,这是在曲靖真实发生的。

第二大亮点。以建水实验中学为代表的中学开启云南教育新模式。过去曲靖的茚旺高中、会泽东陆、宣威六中都以军事化管理著称,但规模还是很有限的。而建水实验中学直接把学校规模扩大到茚旺高中的三倍,同时有极为严格的管理措施。在我看来是把衡水的精细化时间和课堂管理,与毛坦厂的超大规模办学结合了起来。实现了低进高出,普惠到了广大学习成绩差的学生。这种模式在云南教育界是第一次。而且建水实验中学也以实际的成绩证明了这种模式是可行的,特别值得各县城学习。

曲靖在往更高水平,更高质量,更先进理念的教育方向走,而红河州教育模式往更普惠性方向走。两者结合起来我想云南教育会更好。

一种是县城衡水式规模化教育模式。学校的招生规模其实依然是学校综合实力的一大指标,学生多,考出尖子生、600分的人数肯定就会多。而且学生人数多,意味着学校的财政收入多,财政收入多才可能砸重金聘请更优秀的老师,吸引更优秀的学生。要知道,学校财政收入多,就可以免去优秀学生的学费,可以给予高额的奖学金(有些地方对考上清北的学生的奖金高得惊人),这对学生具有巨大吸引力。而财政收入多,就可以发给老师高工资,据我所知红河州和曲靖的私立高中有的老师年薪在15到20多万,这个薪资水平在当地极具吸引力,老师工资多了,那么学校要求老师拼命干,老师也才愿意干。据我了解到的信息,会泽茚旺、东陆,建水实验的老师们都是没日没夜的拼命抓教学,老师没日没夜干,学生也是没日没夜学习,这样自然可以出成绩。

第二种是昆明和地级市宽松式的精英中学教学模式。这类学校往往是名校,有一流生源,有来自政府的强大财政支持,因此这类中学的教学要宽松很多,向来以素质教育著称。但这类学校同样面临来自一流中学的竞争,因此同样对增加自身财政收入有需求,因此这些学校的办学模式一般采用开分校的模式,分校一般是私立学校,学费高,这样就可以通过分校获得更多财政收入。说到底,学校之间的竞争,背后还是要比拼财力。这种办学模式其实是让顶尖的中学的优质教育资源能够扩散开,让更多普通学生受惠。比如师附的镇雄中学都大大提升了镇雄的教育水平。

两种模式都是基于学校自身的实际情况而做出的选择。实际证明,对于县城的中学第一种模式相当有效,而对于顶尖中学,后一种模式更好。如果县城中学采用地级市中学模式,往往会处于被动,建水一中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临沧一中是综合了两种办学模式,它的规模大,开了天有分校,也引入了衡水的精细化管理,两种模式融合在一起让它具有强大竞争力。

这些地区的家长们都非常渴望当地办好教育。我认为这些地区还是应该多学习临沧一中、建水实验中学、师附镇雄中学、会泽茚旺高中、会泽东陆中学的办学模式。而昆明的办学模式往往不适合这些地区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玉溪,玉溪是最坚决的学习昆明办学模式的地区,现在玉溪的家长对这个结果都不满意。落后地区办学主要有这几个方法。

第一,当地政府要舍得出钱办教育,曲靖的教育经费投入就很多。临沧一中每年的教育经费位居全省第一,超过云师大附中,没有政府在后面支持是绝不可能的。

第二,引入外地顶尖名校办学。最著名的案例就是镇雄引入云师大附中办分校,沾益引入曲一中办清源分校,效果都是立竿见影的,短短几年就做出了惊人成绩。因为顶尖名校进入后,会引入本部学校的管理和办学经验。

第三,直接花重金聘请顶尖中学校长及管理团队来办学。据我所知,昆明的民大附中的校长就是会泽茚旺高中原来的校长,而红河州一中的一部分管理层也从会泽引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